出城记

/ 0评 / 0

6月10日,周五,冒雨出城,最终目的地—深圳,第一站-—杭州。

昨晚去做了个核酸,为的是24h新鲜度为出行提供更多的方便。上海飞深圳的航班几乎不正常,班次少的可怜,有也抢不到票。没有办法,只能先乘火车到杭州,看看杭州的隔离要求,之后再计划从杭州飞深圳了。选择从杭州出发,是因为前天开始浙江省调整了对上海过来人员的防控隔离政策,相比较于周边其他省市,算是比较宽容的。贸然选择这条路线,感觉自己的这趟出差,像是踏上冒险之旅似的。

以前说到在上海工作居住有种莫名的自豪感,中国最大的城市,最先进发达的城市,市容市貌和管理最好的城市。如今因为本轮疫情的影响,上海人到哪儿都不受待见。很多人在疫情解封后第一时间逃出上海市,宁愿被隔离,也要洗掉行程码上那颗上海的*号,变成自由人。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早晨,8:10。冒着淅淅沥沥下着的中雨,踏上了出城的行程,一路上很是顺畅。8:25到达上海南站,顺利通过安检。

上午,9:46。顺利乘上了城际列车C411,出城的人还是挺多的,除了都戴着口罩,看不到疫情的影响。戴上耳机听着音乐,车窗外田野河流,绿树野花,民居厂房,放松心情,欣赏旅途的风景。

中午,11:30。列车准点到达杭州东站。出站厅蜿蜒曲折的隔离道,有2名专人检查行程码。外地人行程码带星,要不原路返回,要不中转火车到别的城市,要不一律集中隔离7天。在车站被各种引导、登记、分类,分流。二个多小时后,乘上了开往选择地—萧山区的防疫专属巴士,拉到了杭州南站西广场,等待做核算抗原双筛查。所有的流程、手续,一切都是按部就班,有条不紊,你着急不了,着急也没有用。杭州不欠你的,你的到来反而给杭州带来了疫情风险与压力。你有上海的24h核酸?没用!杭州不认,一切重新来过。午餐?对不起,你已失去了自由,没办法解决。

下午,15:05。终于做完了核酸抗原双筛,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工作人员各司其职,只管自己负责的。你除了等待加忍耐,别无他法。最终要拉着你去哪里集中隔离,等候通知吧。期间又扒窗口问了2次,无果,态度很友好地跟你说,麻烦再耐心等一会会吧。

晚上,20:00。实在受不了室外蚊虫的叮咬,又累又饿。忍不住了,跟负责流调的医生带了点情绪认真沟通了一下,要不你放我走,要不你拉我到酒店隔离,我是24h核酸码,刚才抗原也是阴性,我没有过错,我需要结果。答复帮我解决,也因为是今天中午市里通知刚加的码,所有上海过来的无固定居住地的,一律集中隔离,今天实在太忙,人太多,让我再等一会儿。

晚上,20:42。还是没动静,沟通再次加了点码,必需得给对方一点压力。流调医生是个小伙子,也挺老实稚嫩,也是急的快哭了,说让我再等最多二十分钟,一定会帮我安排解决。

晚上,20:57。终于把隔离单子打出来了,让我签字画押。派了一位穿防护衣的大叔,把我步行“押运”到隔离酒店。隔离酒店就在西广场对面,走过来2分钟路程。本来5分钟可以解决的问题,让我几乎等了快6个小时,想想也是快让人崩溃。

晚上,21:00。办理好了酒店入住流程,终于进到了房间。

晚上,21:37。叫的外卖到了,终于吃上了一口热乎饭菜。饥荒问题解决了,心情也算是安顿了下来。

晚上,22:30。杭州上城区防控办,给我打来了流调电话。因为我的行程途径杭州东站,跟我核实防疫信息。

晚上,22:35。隔离地萧山区防控办,给我打来流调电话。因为我的行程途径杭州南站,跟我核实防疫信息。

晚上,22:37。萧山区城厢街道防控办,给我打来流调电话。询问居住信息,调查行程信息。

期间,远在我江苏老家的社区大数据组,给我打来了N多个电话,询问我有没有回江苏老家,住在哪里。

于是,我默默地把电话调成了离线模式,他们也挺累的,但不是我的过错。我也挺累的,不想被人以所谓正当的理由过度骚扰。疫情状态下,所有人都成了透明人,大数据被用到了极致,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疫情防控层层加码,地区之间互不认账,各自为政。所有人都很累,都是疫情时代的牺牲品。

静下心来回头想想,这一天受的罪,饥寒交迫,无处诉说。虽然抱定了隔离的准备,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么能折腾。所以说出发之前感觉自己像是冒险之旅,真是猜对了。我自己也有问题,犯了轻信乐观和急躁冒进的错。虽然说偶然赶上了杭州市防疫政策淋湿加码,但是紧邻上海的杭州,在周边疫情防控这么大的压力下,怎么可能那么轻松随意呢。

先住一宿,看看明天的情况再说吧。萧山机场没有7天集中隔离,不允许进入。所有上海过来的旅客,健康码都会被赋黄。要实在不行,可以考虑杭州的火车直达深圳了,干脆在深圳隔离7+7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谁能保证深圳的隔离防控政策,不会跟在杭州一样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