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两个人,一座城

图文 ︱ 太集春申©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 [https://wezon.net/?p=244]

闷热的七月,再次出差鄂尔多斯,参加项目验收。

飞机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晚点3个多小时,晚上九点才降落鄂尔多斯的伊金霍洛国际机场。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接机的是承包方的一位希姓的小伙儿,短头发,中等个头,皮肤黝黑。一件白色短袖T恤,看起来很精干的样子,见人微微一笑。虽然之前联系他说太晚不用等了,我可以打车去到市里,但他还是执意在机场等了我两个多小时,北方的爷儿们就是实在。

比起上海北京的炎热,夜晚的鄂尔多斯,十几度的气温,凉风习习,空气清新,气候宜人。上车坐定,二人驱车,沿着宽阔的马路,去往市区方向。

这儿的夏天很凉快啊,我说。是的,希工答道,夏天的内蒙,真是避暑的好地方。我们这儿夏天一般也就二十几度,最热的天,中午能刚刚超过三十度,不过一年也就十来天,除了中午时间,早晚还是二十几度。而且热的时候,只要是在室内,就很凉快,我们一般老百姓家里,夏天都不用空调的。我问希工,你老家哪里的啊,这个姓很少见到啊。他说我老家是呼和浩特的,在那里上完大学,就来到鄂尔多斯了,都有十二三年了。我这个姓在全国估计都很少,反正在我们呼和浩特,见到这个姓的,大家就都是亲戚。我学的是工民建专业,毕业后就干施工技术这个行当,现在是这个项目具体管技术的负责人。那现在鄂尔多斯的建筑行业怎么样啊,听说这几年建设量萎缩得厉害啊。就是,这两年政府投资几乎没有什么新增项目,原有的建设项目也几乎停滞了,像我们这个项目,停工都快一年了,2个月前刚复工。其他还有一些地产开发公司的项目,这两年主要也是在收尾。房子都饱和了,没人来买,外面来的投资型购房也很少了。我说希工你接我这么晚回去,影响你休息了,那你晚上住哪里?远吗?我家在东胜区呢,不过我在康巴什目前就跟项目走,住工地工棚。现在工地工棚条件还算不错,彩钢板房,倒也干净整洁。东胜区距离康巴什新区有40公里,我一般两周左右开车回去一次,工地要是忙的话,时间可能更长。我两个孩子,也想着能把他们培养好,让他们上鄂尔多斯最好的学校,所以压力大啊,现在行业形势不好,我都想改行了。要不是前些年项目多的时候,挣了点钱的话,现在真难以维持。如今项目不多,还总停工,停工期间,公司老板还算不错,还养着我们,基本工资正常发,只是没了奖金……

车继续前行,就到鄂尔多斯大街了。这条街很长,类似于大多数城市的迎宾大道。夜晚的路灯既温暖又有型,我夸说你们这儿的路灯挺漂亮的啊!是的,我们这里几条重要的马路,路灯都是专门定制的,各有特色。我问希工,鄂尔多斯现在旅游旺季,来得游客不少吧,这里的景点多不多啊,好玩吗?确实不少,不过说实话,鄂尔多斯这里的草原不是太好,比不上内蒙古最东边邻近黑龙江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这里的草原,草都没能全覆盖,看上去像赖皮似的,露出一块块沙地。鄂尔多斯这两年资源开发受国家调控影响,发展受限,政府把发展旅游业也当成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加上本身具有的园林绿化优势,每年夏季来的游客确实不少,逐年增加。但因为康巴什的商业服务配套不够,消费水平比起老城区东胜还是要高出不少,同样档次条件的宾馆,在康巴什就要贵上一百多元,所以游客和旅行社也很精明,他们可以白天在康巴什游玩,但是晚上却又回到东胜去休憩。商业服务配套不够,不是因为没能力建设,而是新城人口规模小,常住人口也就几万人,购买力不足,不足以维持商业服务业的规模化运营,所以一直起不来。

希工又说晚上安排好了,待会儿住在承包商王总自己开的酒店里。我说你们老总可以啊,自己还有个酒店。他说酒店是几年前,他们做的一个政府公共建筑,竣工后甲方用不完,就自己承租了5000平米,按照酒店装修开业了。我问生意怎样,他说还行吧,入住率能有一半多,加上还有一层是餐厅,也对外营业,虽然政府现在对公款吃喝抓得很紧,但也还有一些,收益也算不错。

到了酒店,办了入住手续,希工陪我在餐厅吃个简餐。一盘凉拌黄瓜,一盘葱爆羊肉片,一大碗红烧肉。也是中午饿了些,看到香味诱人的饭菜,吃了不少。想起中午的情形,现在还觉得好笑。在北京南苑机场,配套服务实在太差,选了碗牛肉面,58一碗。面起锅了,看到厨师旁边有一大碗红烧牛肉块,问这是浇头吗?师傅眼都没抬说,你这下面配的是牛肉粒。端到座位上,仔细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几粒米大的牛肉屑……

希工不一会儿吃完了,一边看着我吃,一边聊天。我说希工你多大了,我猜猜?我话还没说完,他说36,我看起来是不是有点老成啊,没办法,干我们这一行的,成天在工地风吹日晒,都一样。我现在不敢吃多,前两年患上糖尿病了,之前我体重有210斤,现在只有170斤了。我说你身高跟我差不多,看起来也没我胖,怎么比我还重呢?他笑说我成天在工地爬上爬下,身上的肉实在啊。晚餐毕,互相道别,各自回去休息了。

洗漱完毕,点了一根烟,站在打开的窗前,一边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城市夜景,一边想着这么个地方,在新区建成前,也就是个塞外草原。而在更早的元代,这儿就是成吉思汗和他的黄金战士们的大后方了吧,天苍苍野茫茫。而今这个新区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输给内地的市容市貌,不折腾,安安稳稳地求发展,真的是硬道理,按照这个发展速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现代化社会真的为时不远了。

次日上午,去到郊区的项目现场,参加验收。质监站的几位领导已经到了,见到远道而来的我们,显示出了热情友好。大家寒暄了一番,聊了会上海的天气,上海的验收流程与最新的政策性规定。

承包方的实际老板—王总,也就是酒店的老板,忙里忙外热情招呼。王总五十出头,个儿不高,短头发剪得整整齐齐,略有点发福。一条水磨蓝牛仔裤,上身浅色T恤,外面套了件藏青的夹克。穿着朴素,但打理得干干净净。

这一次验收的项目不大,人员分工完毕,一拨看现场,一拨查验技术资料,不一会儿就走完了各项流程,再开完总结会,验收就结束了。质监站的领导起身的时候,说果盘可以端上来了,你们享用吧。我问什么情况,你们这里控制得这么严格?领导说,我们有严格的规定,不得接受现场任何形式的招待啊。我说理解佩服,这一点我们上海都比不上。

质监站的领导乘车离开,我们又在现场答复了一些图纸疑问和技术问题,说着忙着,不知不觉,午餐时间到了。就在工地食堂,伙夫们烧了几个菜,一大盘水煮羊肉块,一盘葱花爆鸡蛋,一盘芹菜炒羊杂,一小筐洗净的生菜,没有做汤。主食是玉米粒白米饭,蒸花卷馒头。羊肉的块头真是大,真正的“手抓羊肉”,白水煮就,只加了点盐花,吃起来很有嚼劲,鲜香扑鼻。吃啊吃啊,多吃点,王总热情招呼着,还不时夹起大块的羊肉,往你碗里塞。我们这儿的羊肉,可都是山坡上放养的草原山羊,你们上海肯定吃不到这么美味的。还有这个生菜,就是外面工地旁边自己种的,很新鲜,没农药。我说,是,是,确实好吃,不过这量太足,肚皮有限,真吃不下了……

饭吃完了,他们一帮人拿饭碗去饮水机接了一碗开水,一边慢慢喝完,一边自嘲:我们这儿不喝汤,吃完饭,碗拿开水一过,一起喝下,连碗都不用洗了。哈哈哈哈,欢快爽朗的笑声响彻工棚。

饭碗一推,开始闲聊起来。王总,您哪儿人?跟这边的鄂尔多斯人口音有点不太一样啊。啊,我老家是河南人,河南商丘,不过我就是出生在鄂尔多斯,我说话有点随爸妈的口音。又问我,你来了鄂尔多斯几次了,对这儿的印象如何啊?我说好几次了,感觉很好啊,这儿路宽人少车少绿化好,夏天真凉快啊。对啊,鄂尔多斯的夏天确实可以称得上避暑山庄,我夏天哪儿也不愿意去,就跟这儿待着,舒坦。其实我在北京那边还有个酒店,就在南二环南边,方庄那儿,我偶尔去看看经营情况,但是不愿在那儿待,最多两天,就回来了,还是我们这儿的气候环境好呀。不过也有不好,这里冬天冷呀,所以前几年,我跟朋友他们一起在海南那边买了套房子,每年鄂尔多斯施工的冬歇期11月到来年的4月初,我就在那边生活。你们上海那里我也是偶尔去看看,我女儿留学回来后,就在上海的一家金融顾问公司上班,你们那里那么多人,道路那么多车,那么拥堵,真不是生活的地方。我笑说我们那儿是生存,不是生活。

还真是,王总接着说到,大城市对年轻人有吸引力,现代,时尚,各行各业协调发展,跟国际化接轨。你看我们鄂尔多斯市区环境也还不错吧,其实鄂尔多斯的政府驻地原来在东胜区,那是一个老城区,城区人口大概有二十几万吧,人气高,但也是因为是老城区,道路交通拥挤,城市面貌不佳,配套设施陈旧落后,城市的发展处处受到限制与约束。所以市委市政府领导谋划建设一个新区,选来选去,最后确定现在的这个地方。康巴什以前是一个叫“哈巴格西”的小乡镇,现在城市建设发展了,原来的痕迹一点都找不到了。新区主要是作为一个行政功能的政务中心区,市里的所有政府部门机构都统一在这儿办公,所以很多公务员都居住在康巴什新区。那目前康巴什新区的常驻人口有多少啊,我问。只有10万人左右吧,新区的规划人口目标其实是30万人,所以你看到街道上、马路上人很少,只有在上下班高峰的时候,才显示出人气和活力。

新城区的建设,投资巨大,这个在内蒙地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我感慨道。王总接着介绍,是的,首先我们有资源优势,早前外界都对我们鄂尔多斯的“羊煤土气”多有传颂。“羊”是羊绒,我们这里的山羊、绵羊养殖数量大,羊绒产量当然也大,鄂尔多斯羊绒制品的质量和品牌,在行业里的评价是最高的。“煤”当然是煤炭,关键是我们的煤是浅层的,地表一层土拨拉开就是煤层,开采成本低廉,不像别的地方的煤都是深井煤矿,开采成本相对较高,还容易发生瓦斯、透水事故。我们这里的煤炭,燃烧值高,煤干净杂质少,行情好的时候一吨能卖1000多元。跟山西大同的煤比起来,有很大的竞争优势。煤炭主要用来火力发电,我们的电主要输送到北京,天津那一片。“土”就是稀土,其实稀土资源主要是在包头,现在国家也限制开采与出口了,对我们影响不大。“气”是天然气,鄂尔多斯的天然气储量很大,是华北片的主要气源。其实这四样都是资源,那一段时间,靠这些资源,市里财政有钱了,老百姓有钱了,所以城市建设开发量巨大。热钱也涌进来了,民间高利率借贷也很普遍。虽说城市建设高速发展,但确实也存在一些问题,直到2012年前后,跌入谷底,民间集资和房价双双崩盘。国家和政府也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问题,及时采取措施,加以控制和完善,着力经济转型,这两年才逐步回归到科学理性的发展轨道上来。

鄂尔多斯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发展,还在于当时那一批敢作敢为的好领导。那时候市委书记是云峰,这是一个很有胆量、魄力和远见的领导。在新区的城市规划还没有得到国家批复的情况下,敢于拍板,而且主要利用自身的力量,2004年5月起,康巴什新区就大张旗鼓地开始了城市基础设施与大量公共建筑的规划与建设。直到2016年6月国务院才正式批复在东胜区南部设立康巴什区,2017年12月12日,康巴什新区政府正式挂牌成立,这时候新区已经几乎全部建成了,有意思吧?王总笑着说。

我们鄂尔多斯的前身是伊克昭盟,2001年才撤盟建市,十几年的时间,就从一个贫穷落后的高原小城,一跃发展成为一座功能健全、经济繁荣、环境优美的现代化新城。这几年来,先后被评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文明卫生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王总如数家珍,掰着指头,自豪地给我介绍着……

又聊了会儿,我们搭王总的车回宾馆方向了,一路上,道路很宽,车辆又很少,两边漫山遍野的绿色,山坡虽起伏不大,但也是高高低低,错落而有层次。王总介绍说,新区在对于绿化工作特别重视,我们项目开工的时候,用地范围内有几棵小树,申请报告提交上去,跑了好几次腿,接近20天才批下来。你别看路边这些个树木不大,可要是撞断了一棵的话,能要你赔一两万块钱。目前康巴什新区的绿地率达到了65%,别人是在房子周边种树,我们真的是在绿化里种房子。前面有个广场,是康巴什的景观轴,有人工湖和音乐灯光喷泉,每天晚上8:30~9:00开放,来看的人挺多的。新区按照“绿在城中,人在绿中,园在景中”的规划理念建设,公园绿地均衡分布,主城区300米见绿,500米见园。所以凡是来我们这儿的客人,看到这么个干旱缺水的沙化地区,能有这么大规模,这么高规格的绿化景观,都会惊奇感叹,赞不绝口的。

我问王总,你对城市的各项建设怎么这么熟悉啊?他说那是当然,我出生在这儿,见证了这个新区的发展历程,也有幸参与了城市建设的一些项目。而且我爸以前是市里与建设管理相关部门的领导,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肯定多啦。我爸之前是知青,1954年相应国家号召,来到内蒙参加包钢的建设,后来担任青年突击队的队长,作为先进个人标兵,还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表彰和接见,至今家里还有周总理和我爸的合影照呢。1959年包钢建成投产后,作为业务骨干,被留了下来,在内蒙古扎根了。之后又转业安排到地方,来到这里从政当官,那时候这儿还叫伊克昭盟,老爷子后来一步步干到市里的局长。退休后,又着手筹建了一个建筑安装公司,隶属于一个大型煤矿,那时候是二级资质。近几年,公司通过重组合并,规模扩大,资质也升级为一级。我们做的项目以公共建筑为主,业务范围涵盖土建、安装与内装修工程。现在老爷子身体好吗,我问。好的很,他现在每天上午自己开车去到公司处理些事务,下午陪老战友、老朋友打打麻将,日子过得充实又有规律。本来给他安排了个专职司机,他觉得不如自己开车方便,69岁去学驾照,居然也考出来了。你对老爷子很是尊敬佩服啊,我笑问。那是,他们那一代人,都是从无到有,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头脑,勤劳踏实地干出来一番成就。

说着说着,车已开到城区。王总指着车窗外面给我们介绍。这儿一字排开的三幢高层办公楼,就是市政务中心了,最左边的是市委,中间的是市政府,最右边的是人大政协。这是能源局,很有钱的单位,办公楼很气派吧,看起来更像是某个市政府办公楼。这是信息中心,市里面把移动,联通,电信等公司,整合到一幢楼里了。这个是媒体大厦,报社、电台、电视台等集合到这里办公。那个弧形的是会展中心,现在市里好多大型展览会,大型的会议,都放到哪里召开。这个就是鄂尔多斯中学,自治区最好的学校之一了,每年能有四十几个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还有你看路边随处可见的街心花园,一个个集中公园绿地,从市里的长远发展来看,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土地储备的方案。我问,现在城区的商品房价格如何?王总说新区好点的房子能有10000一平米,一般的六七千吧。2012年低谷时,好多地方都是烂尾楼,但2016年以来,又开始回暖,稳步上涨了……

下午回宾馆休息了一会儿,又去前面的鄂尔多斯大街转了一会儿,感受了一番地广人稀的畅快淋漓,悠闲地用脚丈量了宽阔整洁的马路,真切感受了花园城市的满眼绿色,观赏了富有民族地方特色的园艺和雕塑小品,臆想着要是真的在这儿生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傍晚,希工陪我们吃了个简单的晚餐后,喝着荞麦茶,又聊了会儿。外面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阵雨,看看时间不早了,我下楼办理退房手续,希工说不用付款了,王总签单了。我说谢谢,但是我这也是公费出差,你们是私人公司,又是接又是送的,还招待我们吃饭,这个钱我必须得付啊,帮我房价打个折就行,希工坚持了会儿,看我真诚,也就妥协了。手续办完,希工开车送我们,还特意绕了路,带我们再看一圈城市风景。

车到机场,因为航班较晚,担心阴雨飞机晚点或致取消,希工执意要在机场外面等我们登机才放心。我说不用了,今天忙了一天,你也受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航班应该没问题,要是真的取消,我们再联系。握手拥抱,依依惜别,告别希工,看着他慢慢驱车离去。

晚上21:35飞机正点,飞离十万人口的康巴什新区,飞往我居住的24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魔都上海。

◥ 地大,所以马路宽的望不到边

◥ 繁花似锦,宛若塞北江南

◥ 两旁建筑,掩映在绿树花海中

◥ 财大气粗的能源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